当前位置: 主页 > 智慧城市 >
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拆两部演,牟森说这是“继续”不是升级
时间:2019-04-12 14:2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jney51.com 点击:
王小宁摄由鼓楼西剧场出品,根据刘震云小说改编、牟森执导的话剧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时隔整整一年之后,再度回到

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拆两部演,牟森说这是“继续”不是升级

王小宁 摄


由鼓楼西剧场出品,根据刘震云小说改编、牟森执导的话剧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时隔整整一年之后,再度回到去年首演的城市北京,将于4月12日晚开始至4月14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。相比于去年这部作品一经推出便成为了一件文化界的大事件,有心的观众也许已经注意到,此次剧名已从原先的《一句顶一万句》变成了《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》。

 

在首轮演出创作中,牟森选择将刘震云26万字的同名原著《出延津记》与《回延津记》完整地收纳进来,为“希望尽可能在舞台上呈现一个长篇小说应该有的容量和品质。”最终将演出时长控制在三个半小时之内。 经过整整一年的时间,作品再度回归北京,主创团队深入总结巡演期间的经验后,最终决定把上下半场分开,以《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》与《一句顶一万句之回延津记》为名,分两部进行独立演出,今年“出”、明年“回”,到第三年会再度合并在一起。这一调整是为控制总时长,同时也让整部戏的故事结构更细腻,演出内容更饱满,如最重要的一条人物主线“老汪”的故事得以舒展,剧中若干角色与细节也进行了添加。新京报记者时隔一年后再次对话导演牟森,揭秘此轮《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》的亮点。


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拆两部演,牟森说这是“继续”不是升级

李晏 摄

 


新京报:这次为什么会分上下两部演出?


牟森:首先我想澄清一点,这次推出的《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》不能理解为如外界所说的是 “升级版”,如果一定要给现在这部作品一个恰当的定义,应该算是上一版的“继续”。这么调整是因为上一轮演出中我们发现,当《一句顶一万句》进入到很多二、三线城市演出的时候,由于时长的原因,整体的观演效果受到了一定影响。因此今年制作方根据巡演行程做出调整,决定把这部作品分成两部分,这样不用再背上担心时长的包袱。故事上,我跟刘震云研究讨论之后,仅在“老汪”这个人物身上增加了一些在原著里没有的剧情。

 

新京报:首轮演出时有一个争议的点是观众普遍认为下半场的《回延津记》比起上半场《出延津记》来说存在不足,这次拆成两部分会有这方面的原因吗?


牟森:首轮算是不尽完美,但是作为一个演出产品来讲,首轮时的状态实际已经远远超出了个人的预期。我自己就是最严格的观众,对于下半场的问题,从排练的时候就一直有着清晰的认识,如果再搬上舞台,稍作修整,其实也能与上半场一样精彩。针对全剧近三个多小时的体量又非驻场性的演出,面对北京、上海等城市之外的观众,我尊重制作决定。

 

但一部作品排出来后就不再属于创作者,应该属于观众,无论大家说什么我们都应该感恩叩首,即使我个人与他们有不同的观点,也不会去解释和回应,将继续心怀感激,这也是我认为创作者跟观众应该有的一种关系。


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拆两部演,牟森说这是“继续”不是升级

李晏 摄



新京报:这次的《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》会有什么亮点?


牟森:这个问题我回答得特别直接,因为我是导演同时也是观众。如果以此作为标准,让我作为观众对《出延津记》的最大感受就是没有“尿点”。其实从一开始我设定《一句顶一万句》的目标观众是刘震云本人。如果震云哥看完了之后,他没有感动,没有流泪,我会公开宣布自己设定的指标没有完成。这与我信奉亚里士多德的理念,感动是一个剧场最基本的一个功能相吻合。其实,《一句顶一万句》原作的结构非常完美,无论我如何变化都不用担心。

 

另外,整台演员都特别棒,他们都被我称为勇敢的演员。我觉得演员最重要的东西不是所谓排山倒海的内心体验,这些观众感受不到就没有意义。我觉得特别有能力的好演员,一定对音乐、节奏、节拍特别敏感,这种演员会适应任何的任务。

 

新京报:这次的演员阵容有变化吗?

 

牟森:今年有一些不错的年轻演员加入,这些演员都是职业演员,之前关于“非职业”的说法是误解。


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拆两部演,牟森说这是“继续”不是升级

李晏 摄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